天花板與屋頂外的白日夢

關於部落格
新的一天,新的災難。跑步帶殺聲!
  • 5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這道路還是要挨下去啊

人生就像屈曲的小道,不只路途艱難,半路還不時殺出各類草莽毒蛇。終點一直是那麼的遙遠。

追求的目標一個個離我遠去,身邊的人一個個消失在遠處的地平線。自己卻還在原地踏步。

老闆想發脾氣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加薪時倒當我是透明的。

生活指數和血壓都很高,薪水的數目還是那麼的悲哀。

她連看都不看我一眼。路邊的乞丐倒常常纏著我,雖然我的身家和他們其實差不多。
繼續閱讀

意想不到的震撼

很多事情看起來很平凡,但很可能帶來一些震撼,讓人們對人生感到多一層的意義。這樣聽起來好像很唬人,簡單一點來說就像看見一部電影的名字和卡司好像大爛片,可是真正欣賞了之後才發現拾到寶一樣。好萊塢有一部電影“The Notebook”就屬此品,海報卡司根本和吐血B級青少年電影沒兩樣,可是電影本身卻是一部連黑道看了都會感動飆淚。

還有日本的Prestige素人娘系列也常常會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常常從封面上看來不是很優,可是內容往往讓人不能自己就是了。

就如有一天在電動中心看見了一項奇景,一位連走起路來還會雙腳顫抖的白頭北北竟然在kof電動上秒殺一位年輕對手!這情景為我帶來了一煞那的震撼,這簡直就是年老了也要保持青春熱血的最佳寫照啊!

<div style="text-align: left"><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12/userfile/b/berak/blog/1488bc3bc3c1b9.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繼續閱讀
" meta-author="berak"> 分享至facebook

朋友,這是啥回事?

現在網上都流行了不少聯繫朋友網絡的網站,就像前陣子的friendster,和那個開發者已經變成富得流油的facebook。雖然這些網站讓人們可以和新或舊朋友們有多一個連絡的管道,看看大家有沒有共同的朋友,是蠻有趣味的,可是確也讓某些人感到悲傷。

如此圖: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11/userfile/b/berak/blog/1487b2a38dcfe5.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常常我們在這類網頁上看到成群漂亮的女生,重點是,我越看越感到納悶,明明這世上就有這麼多正妹,但是為甚麼我的社交圈卻是一片慘淡?正妹和正妹們天天和一些驢蛋上夜店爽快開心,而我的朋友都是禿頭和變態?

看來最近生活真的是蠻鬱悶的,思緒往往都會無意識的朝欲求不滿的方向邁過去。
繼續閱讀
常常我們在這類網頁上看到成群漂亮的女生,重點是,我越看越感到納悶,明明這世上就有這麼多正妹,但是為甚麼我的社交圈卻是一片慘淡?正妹和正妹們天天和一些驢蛋上夜店爽快開心,而我的朋友都是禿頭和變態? 看來最近生活真的是蠻鬱悶的,思緒往往都會無意識的朝欲求不滿的方向邁過去。" meta-author="berak"> 分享至facebook

週末碎碎念.睡午覺也要帶殺聲!

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女人,無三小路用背後都有帶賽的背後靈。最近日子好像過得蠻賽的(其實是出生到現在都沒有停止賽過),辦公室的氣氛好像不是太好。不過辦公室的氣氛有甚麼時候是開心的?只有加薪才會開心吧?

在一本雜誌上讀到一篇報導說,本地職場超過半數的女性有受過辦公室性騷擾的經驗。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啊?難道這意味著我們身邊有超過一半的男人試過在辦公室性騷擾女同事?雖然在辦公室里我的外號被叫做廢物,可是廢物也還有著廉恥心,所以我很肯定我從沒幹過這檔事,就算要幹,也要辦公室里有女生才幹得倒吧?!(我的辦公室因為在走廊的盡頭所以被戲稱為少林寺銅人巷,另外一個難以啓齒的原因大家明白啦)。

還是色狼們都有著星光大道般強大的滲透力,搞得大半個職場都淪陷在色狼的手中?

但另一面的事實是,一個人的道德操守並不和他的社會成就成正比。他可以私底下是無惡不作,同時又是社會人眼中德高望重的人物。

在這樣的社會下生活著,不論如何努力探討都不可能做到任何改變,所以我決定好好把握這個週末的下午,睡個久違的午覺。
繼續閱讀

小姐,冤枉啊!

運氣衰的時候真的到它媽的貼地。今早帶著扭傷的腳踝搭電車上班,當搭上車時電車已經爆滿了。本來一切平常,可是當電車在中途站開車時突然氈了一下。當時我有點站不穩所以身子向前傾了一下,幸好我急時抓穩把手才沒有碰上前面的一位女生,但我們之間的那個距離也讓我覺得很尷尬了。

可是當我回過神時發現那位女生竟然把包包懷抱在胸前然後別過頭,臉上一副臨死不屈而且梨花帶淚的表情。

<div style="text-align: left"><img src="http://pics24.blog.yam.com/8/userfile/b/berak/blog/148737761a54f8.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小姐!冤枉啊!我並沒有非分之想啊。而且我當時明明就沒有碰到你啊?!雖然可能我天生樣貌猥瑣,可是我確確實實是一位好人啊。而且在這個國家猥瑣罪是要受鞭刑的啊!

當電車到了下一個站時,女生竟以逃命般的速度下車,只留下了含冤待雪的我。天啊!沒摸過而被冤枉可是連岳飛的莫須有罪名都要望塵莫級啊。
繼續閱讀
小姐!冤枉啊!我並沒有非分之想啊。而且我當時明明就沒有碰到你啊?!雖然可能我天生樣貌猥瑣,可是我確確實實是一位好人啊。而且在這個國家猥瑣罪是要受鞭刑的啊! 當電車到了下一個站時,女生竟以逃命般的速度下車,只留下了含冤待雪的我。天啊!沒摸過而被冤枉可是連岳飛的莫須有罪名都要望塵莫級啊。" meta-author="berak"> 分享至facebook

溫柔鄉“奶”是英雄塚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溫柔鄉乃是英雄塚。何況不才更非英雄,而只為一介無三小路用。不過英雄雖葬身美人鄉,但怎麼說都是美人鄉啊!死在酥胸懷抱之下可真是男人們的夢想啊!

無三小路用往往只落得路邊凍死骨而已(泣)。

記得小時候看相的說我面帶桃花,生性多情,感情生活日後必然豐富非常。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想把那傢伙的招牌給拆了,然後用他的頭去撞牆。

然而我並不是完全沒有感情生活(如果和左右手的也算是的話),但大多數的都是我有感情而對方沒有。

我從學生時代開始到現在對一位同班女生還是無法忘懷。但她是那種極受男生們愛戴(垂涎)的女生,簡單來說就是班花級的人物。所以在她身邊是無止境的被男生們圍繞著,從本校風頭最健的男生到別校風頭最健的男生再到校工再到別校校工都有。如果要掛號的話,我會不會發得到號碼還是個未知數,但總應該會在校工先生的前面吧?可是校工先生你不是已經有老婆了嗎?!

5年來的學校與暗戀歷程就在望著她和別的男生走在一起,然後分手,然後又和另一位男生在一起,而我只能珠淚暗彈,然後趕下一場補習課之中渡過。以我這樣無三小路用男的性格,結局就不必多說了。

之後我就直接趕搭上了留學生的生涯。身為一位以貸款留學的窮學生,我還有身為窮學生的自知。所以在日常生活中能省則省,甚至變成了龜毛和打工達人的地步,平價麵包配便利店的蕃茄醬當一餐時時發生,所以交女朋友可說是妄想了。還好這也成為我在塘塞別人過問我感情生活狀況的最佳藉口,不過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其實都是把不到妹的藉口啊。

後來畢業了,經濟狀況得到改善,雖然還是個死窮上班族可是至少還有穩定的收入。這就像籠中鳥脫出,飛向自由;在室男破處,奔向真男人之前奏啊!

可是我發現,這個社會是多麼的排擠老實正直和無三小路用(這3樣里我只有無三小路用)。到現在我還在步伐跚躝下堅持著中年還是要熱血的理想,但在這麼無謂的生活理念下怎麼可能把到妹?

一直以來我內心時時刻刻還在思念學生時期的那位女生,還常常向其他舊同學探問她的近況,得知她和一些人分分合合了一段日子,我的心情也隨之起起落落(她的分分當然是相對我的起起,合合當然是落落咯。起起落落的也不只是心情,這些事大家男人明白的啦)。後來我不知向誰拿到了她的MSN,當時歡喜若狂在MSN向她打個招呼,結果她回了一句 “你是誰叻?我認識你的嗎?”

原來我不只是無三小路用,而且還很容易被人遺忘。

不過我可以理直氣壯的說:為了她,我沒碰任何其他女人!!

其實是碰不到啊(雙眼含淚)。
繼續閱讀

飄洋過海之諸事不順.捺A啊呐?!篇

自從來到新加坡以後,我發現日常生活好像開始往諸事不順的方向過去。比如大便越來越不暢快;走路常踩到狗屎(新加坡不是應該很乾淨的嗎?);午餐便當的青椒越來越多;公車上遇見的的正妹越來越少,反而常常被恐龍所包圍(或許她們也覺得自己被豬頭所包圍)等等。

這已是今年身處此國度所發生的第二次了。我竟然又扭傷了腳踝,而且竟然是和上次同一隻腳啊!(不過話說回來,人就只有兩隻腳,不是這隻就是另一隻的啦)

上一次扭傷看診的醫生在看了我的資料後說了這樣的話:鼠年犯太歲哦。(你是醫生還是算命的?!)

然後這一次看診竟然又是同一位醫生,在我掛號時掛在她臉上的那種笑容好像透著幸災樂禍的氣味。

不是說醫者仁心嗎?捺A啊呐?!
繼續閱讀

耕作與靈感之碎碎念

此耕作非大陸9億農民找吃之勞力耕作,而是矛廁里的事。有些人習慣在上大號時進行思考,在大腸臑動和肛門放松時腦経才會開始轉動。我就是這種人。

厄...這大腸臑動與肛門放松和肛交完全是兩回事,我對後亭花這檔事完全沒有興趣。而且有誰會在肛交時思考啊?!

對我而言上大號時最好是坐式馬桶,這樣比較舒服,不只拉大得比較暢快,思考力好像也比較勁抽。

然而到了新加坡以後,這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在新加坡這樣人口稠密的國家,到處都是人,連拉屎都不讓人爽快。公共廁所永遠都排滿人龍,讓你感覺用久一點都有罪惡感。私家洗手間是這麼的窄小,大號大得好像在開小型車子一樣!

回憶起家鄉的廁所是多麼的美好。在個晴朗的早晨,拿分報紙悠悠哉哉的坐在馬桶上嘆著世界,同時再來一份土司和咖啡,美好人生也不過如此啊。反觀現在,耕作的氣味不時勾起了陣陣鄉愁啊。

當然耕作思考並不是我以身俱來的習慣,就像沒有男人生下來就是太監一樣。當年聽過了一篇蔡瀾的訪問中,記者問蔡瀾如何取得這麼多靈感。蔡瀾回說:大便的時候想到的啦。

從此之後,我不斷增加日常大便的次數。

但是大便拉得多,並不能保證靈感的素質。我老闆一直說我的idea很大便。
繼續閱讀

青春真的可以很他媽的無謂啊

對於一個青春正急速逝去的邋遢男來說,那段過去的狂妄歲月可以是很無謂但又值得回味。其實這就像遺失了的AV影碟,存在時嫌它女优不贊花招太少叫聲不夠悅耳,失去它之後卻又滿懷思念。

尤其像我這樣對過去抱著無比遺憾的男人(沒把學校給燒了,沒裸跑,最重要的是在高中和大學竟把不到妹啊啊啊),回看我的青春竟是如此空白,好像老師看到辛辛苦苦教出來的學生們考卷竟然是全空的一樣令人含淚。

所以我常常對公司新來的小弟說:青春就是要好好把握,有夢想就勇予追求,離開這裡出去闖吧(哇這話是多麼的熱血)。真正的原因是小弟太煩了,而且為什麼來的都是小弟啊?女生們都去了哪裡?!

而且我青春期的痛苦竟是被別人拿來當成快樂的基楚,記得有個同學常常用一大堆欠扁沒完沒了的問體來煩我,如:


他:欸,如果Miss Ho要嫁給你,你要不要?
(Miss Ho在校被俗稱為女版久保田利生)

我:不要來煩我啦

他:快選啦,要不要?

我:不要!

他:如果不要,那你選擇殺死Miss Ho還是吊頸自殺?

我:自殺啦,自殺啦!你很煩欸!

他:哦,那吊頸你用繩子還是褲帶?

我:很煩啊!!走開啦

他:。。。

(2分鐘後)

他:如果Mr Tan要嫁給你呢?


回想起來都覺得好想死。

再長大了一點時,我覺得浮世間的女生們都很愚蠢,整天只會打扮作些無謂的事,抄那些無聊流行歌詞,對時事人生丁點看法都沒有。我一直夢想能夠遇上個擁有智彗與知性女生。

後來我才知道我太天真,但已太遲。她們現在都覺得我很愚蠢。

大學的時候,我的生命空白症狀已進入高危期,病變成了御宅男,等同絕症。配伴我的只剩下了電玩與漫畫主角,撫慰我的只有AV里的女优,給予溫飽只是深夜的一碗泡面,約會的只有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了。

遺失的AV影碟,就算找回來了,也已沒有第一次看碟的那股熱衷了。青春也不是一樣嗎。
繼續閱讀

天花板與屋頂外的白日夢

為什麼是天花板﹖

躺在床上發白日夢呆呆望著的物體大多是天花板﹐當然那種雙層下鋪的不算。睡在下鋪的只會神游到上鋪的屁股裡﹐在屁眼裡打轉的想像力頂多只能像國政大人們的腦袋般,老想往安華的屁股纘。

那為什麼又有屋頂呢﹖
天花板上應該會有屋頂蓋著吧﹖我也希望俗套點的表達自己的思維是更開闊高飛,所以再飛出屋頂外可能比較好一點。

果然,這部落格的名字聽起來真的很俗套。

白日夢和神游對一個雙失青年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發泄自卑感的管道。多年的中小學教育和留學生涯到頭來才發覺成人世界並不好玩。

在學校蹲了這麼長的日子﹐才發現書念得越多﹐工作越難找。好的工作老闆吊高攀不上﹐其他工作又讓我裹足不前﹐想著念了這麼多年的書卻要放下學歷身段妥协于低过自觉应得的条件,就覺得好像被坑了18年的學費。日前读到一篇有关“應得世代”的文章。文章中指出凡是在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之间出生的,都归纳在这个世代里。而大部份“应得世代”里的人,都会有着一定的价值观﹐生于这世代的人也不会对自己的工作环境有归宿感。接下來這篇文章其實就是廢話而已﹐我寫出來是為了顯示我還有點墨水而不只會說廢話。

後來找到了工作又如何?生活還是像條耗無意志的鹹魚一樣。白日夢裡編制的情節其實是一種精神型式的自慰,讓自己解解寂寞開開心又有何罪呢?

當然解除寂寞還有更實際的方法,比如說看AV,如果看了一部AV還覺得心情底落的話,那就去看第二部吧。 其實,我對AV是沒有什麼研究的(?)。尤其是當你提到飯島愛會暴露了你的年齡,而對個別女优叫聲感到那麼地漠生,我才知道我已經被AV界所遺忘。

讓沒有志向的人發發白日夢,也算是人權啊。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